入土为安


阿刻罗伊得斯

我听见塞壬的歌声,遵循神的旨意溺于他海;神将我引向他岛,好让我撞上礁石船毁人亡。近海浮光轻颤,粼粼低回散落在他低垂眼睫;光在潮骚间用碎片拼凑出那双眼睛,漂亮得好像是妖冶的蓝色蔷薇。他眼睛里沉浮的蔚蓝可以轻易让人死于非命。他的眼睛过分美丽,能让红丝绒珠宝盒镶嵌的红宝石黯然神伤;我心怀对吉光片羽之物的憧憬,看见夕日映出他发上朦胧柔和的光;金鱼尾很温柔地在水中游曳,鳞片影绰的光交错着灼烧。细密鳞纹分布其上,层叠隐去他面庞。我听见水声洄洄暗潮涌动,看见暮光轻柔;我被他从浮世里救起,打马九泉做过濒死的鲸。黄昏时分红日没海,火光吞天海镀浮金;流光斑驳跃动其上,鸥鸟张开翅膀,低飞擦过蔚蓝;潮汐起伏拍打岸边礁石,凭空翻涌千层雪白。我看见了,我看见他眼底波浪潮汹涌凝聚了破碎的海岸线,看见九天之上的星河落入人间;我晓得他是熠熠的明珠才闪烁着明灭的光,尚有波浪在他眼里荡漾;水汽氤氲云海翻滚与雾气朦胧,咸湿的海风灌进鼻腔。我肺腑还留着苦涩的海泪,我被泊洋困住脱不了自在天。

岛是不羁,风会对我低语;我听见破碎的呢喃,望见无垠的什刹。水滴滴答答地从他的发梢落下来,他的头发变成了玫瑰的金色;诗人赞美朝暮,他的睫毛也在眼睑下投下沉沉雾霭。我吻他,看见冰蓝闪过诧异的光;我惊扰了缘,湖面会破碎。我舔舐白洁的瓷瓦,我吻了落进沧浪的玫瑰;我亲吻利刃刀尖,我吸吮污浊血液。帕耳塞洛珀明知故爱奥德修斯,当他的船只走过后便投海自尽;我邀世人共舞,却唯独不会爱世人。我读过文献,其上记载塞壬为冥界的引路人;他会为我向冥界引路,引领我去往歌与彼岸。

他说:太——宰——治,你——不——要——命——了——吗?

我说:你——说——什——么,我——听——不——见。

他说:太——宰——治,我——发——现——我——好——像——不——爱——你——了。

我说:来——不——及——了,我——已——为——你——所——困。

评论
热度 ( 52 )

© 37.5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