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土为安


苦海菩提

敦君,八分钟之后就是永夜降临。太宰先生这么对我说道。

他自言自语说,我会夭折一枝白玫瑰,刺入夜莺的胸膛用鲜血浸泡过再别在他胸前,随他一路上各各他;路上会有人替他担去苦难,会有人渡他过河,会有人陪他做来世菩提。我只能隔着苦海,望着碧波通天的什刹。他死的样子很安详,像是熟睡的孩子;他将再也不会醒来,他的心脏被银色纺锤刺破;他本身多情,怨不了他,若如我这般没了尘世烟火味道才叫晦气。他带着荆棘冠,诸世水火苦难降罪于他;他凡胎肉身负罪名谩骂,无心无情最能伤他。我握了他命中宿劫于股掌,为来生幸福与诸事无常;最后一次,他没有来生,他即是俗世。他将获得新生与永恒,沿通天河逆流而上。他会越过我,踏着众生为他铺砌而成的迢迢。他将作为臣子的一员回到神的身边去;他会得到永生,他将去往伊甸园。

我问,那么您呢,太宰先生。

我嘛,他笑起来,我也许该做苦行僧。

我再也没有见过他。


评论
热度 ( 34 )

© 37.5℃ | Powered by LOFTER